<li id="06kki"></li>
  • <bdo id="06kki"><center id="06kki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06kki"><center id="06kki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noscript id="06kki"><center id="06kki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• 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新聞 >

    “濃醬雙優”戰略下 川醬能占幾分天下?

    2022-06-16 08:07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    2021年,“醬香熱”如火如荼,四川省恰在此時發布《推動四川白酒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(征求意見稿)》,其中明確提出川酒要發揮全國唯一“濃醬雙優”的優勢。

    在地方政府的鼓舞下,“川醬”開始了新一輪投資熱與發展熱。對于已經占據“天下之半”的川酒產業來說,醬酒究竟能夠在未來起到多大的作用?

    01、川醬已經擁有了一小半天下?

    其實,早在2021年之前,四川地方政府已經逐步對“川醬”產業升溫。

    2019年11月,四川、貴州兩省政府簽署“1+8”合作協議,共同打造以赤水河流域為核心的世界醬香型白酒產業集群,共同描繪中國醬酒發展藍圖。

    除了省級層面的規劃之外,地市縣級政府、企業層面針對醬酒產業的發展規劃也有相應動作。

    2020年,四川古藺縣政府提出“打造醬酒產業發展集群”,重點發展茅溪、二郎、太平優質醬酒生產區。

    當年6月,郎酒發布《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企業共同發展宣言》,要與茅臺、習酒等赤水河沿岸企業一起打造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。

    一步一步,從打造與貴州相鄰地域的醬酒產業,到升級至“濃醬雙優”的全面戰略,四川省對“川醬”的重視程度無以復加。

    那么,目前川醬在整個川酒中所占幾何?

    先從整個川酒來看,數據顯示,2021年全國白酒規上企業完成銷售收入為6033.48億,川酒營收3247.6億元,占比已達到57.2%;從產量上來看,2021年白酒行業規上企業完成釀酒總產量715.63萬千升,同比下降0.59%;2021年四川白酒產量為381.2萬千升,同比2020年增長3.7%,在全國白酒產量占比已達到53.26%。

    可見,無論是營收還是產能,川酒均占據了中國白酒產業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
    從單項醬酒產業來看,2021年,我國醬酒總產能約為60萬千升,其中,貴州產區35萬千升以上,四川則可達25萬千升以上,其他醬酒產區合計5萬千升左右。

    這樣看來,川醬占據了我國醬酒業產能的41%左右,僅次于黔醬。川醬產能相當于黔醬產能的71%。

    川醬營收和利潤方面,目前欠缺具體數據。但是無論如何,川醬已經成長為僅次于黔醬的規模。

    按照2021年數據計算,川醬的產能在川酒整體之中約占6.6%左右,營收占比不詳。

    2021年,我國醬酒行業實現銷售收入1900億元,同比增長22.6%,約占我國白酒行業銷售收入6033.48億元的31.5%。這其中,川醬占比同樣不詳,但是按照一般醬酒業的產值來估算,其帶來的營收和利潤應當高于同等規模的濃香酒。

    02、“川醬”進退之間

    觀察川酒有一個很重要的指標,即“六朵金花”。

    2021年,五糧液實現營收662.09億元,瀘州老窖營收206.42億元,舍得酒業49.7億元,水井坊46.3億元。

    這四家川酒上市企業的營收規模為964.511億元,加上劍南春、郎酒兩家未上市的“金花”,六朵金花營收總額應該在1200億元以上,幾乎占據了當年度川酒營收額的近四成。

    “六朵金花”大部分曾涉醬,但是面對時勢變化而進進退退。

    五糧液曾開發過永福醬、15醬等品牌,也一度將醬酒產能提升到1.8萬千升的龐大規模,一度是川醬的領頭羊。不過其后,隨著銀基的虧損,永福醬聲勢不再,15醬則一直低調。

    瀘州老窖則在本世紀初期,通過控股形式兼并了武陵酒來發展醬酒,不過早早介入卻未能趁上醬酒熱潮,隨后退出了事。

    水井坊則是在醬香熱達到高潮之際,試圖通過合資的形式在茅臺鎮發展醬酒產業,不過隨后合作中止,其暫停涉足醬酒領域。

    舍得酒方面,曾以“吞之乎”試水醬酒,不過其后因為舍得力推“陳酒”概念而將其導入“陳香”。

    六朵金花中,堅守醬香領域且不斷擴張的,目前唯有郎酒一家。有說法稱,郎酒占據了川醬的一半。

    “六朵金花”之外,四川還推出了處于第二梯隊的“十朵小金花”,同樣備受矚目。

    2019年7月,四川評定的“十朵小金花”結果出爐:豐谷、文君、三溪、古川、遠鴻小角樓、敘府、江口醇、潭酒、金雁、玉蟬入選。

    2021年2月25日,四川省經濟和信息化廳牽頭擬制了《推動四川白酒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(征求意見稿)》,其中明確指出要支持“小金花”及品牌企業做大規模,做強品牌,提升效益,強化分類指導幫扶,幫助企業加快成長。

    小金花大多為濃香型酒企,其中潭酒目前主推醬酒且來勢頗猛。

    這樣,川醬在品牌方面,就形成了第一梯隊以郎酒領頭、第二梯隊以潭酒為首的局面(以醬酒為主,不計五糧液等以醬酒為輔的企業)。

    03、川醬的三朵“金花”?

    2021年,中國醬酒產能約60萬千升,約占我國白酒產能715.63萬千升的8.4%;實現銷售收入1900億元,約占我國白酒行業銷售收入6033.48億元的31.5%;實現利潤約780億元,約占我國白酒行業利潤1701.94億元的45.8%。

    醬酒業超乎尋常的盈利能力,引發了各方的重視,這也成為四川發展醬酒產業的重要依據。

    那么,誰能成為推動川醬發展的重要力量呢?

    著名醬酒研究專家權圖表示,按照2021年度企業營收規模,將醬酒企業劃分為6個梯隊,其中川醬之中的郎酒以100億以上的規模位居第二梯隊,潭酒位居營收10-20億元之間的第五梯隊。

    起先定位“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”的郎酒,成功塑造了青花郎這一高端醬酒品牌,且在2019年創下凈利200%以上的增速。

    2021年3月19日,“郎酒莊園與世界級酒莊同行——青花郎戰略定位升級發布會”上,青花郎重新定位為“赤水河左岸莊園醬酒”。

    數據顯示,2022年郎酒新生產醬香白酒4.5萬噸左右,預計2023年年產能將提升至5.5萬噸,預計2026年底,郎酒優質醬香白酒儲酒量將超過30萬噸(53%voL)。

    第二梯隊的潭酒,本以濃香見長。1990年,“潭”牌潭酒(醬香型)榮獲“四川省優質產品”稱號;隨后其加大產能,很快成為中國最大的醬香原酒供應廠。

    2010年,中國四川仙潭酒廠被國家統計局和食品工業協會權威認定為“全國醬香型白酒產銷前三強企業,排在前面的是茅臺和郎酒;2014年,潭酒開啟真年份戰略,打造首款以“釀造年份”+“灌裝年份”雙標注的醬香型白酒。

    據悉,潭酒目前除了打造自有品牌外,還有相當大的基酒業務。去年營收超過17億,即主要來自瓶裝酒銷售業務和基酒銷售業務。

    此外,川酒集團也組建了川醬公司,據稱其產能超萬噸,儲能超5萬噸,近年來,其增勢頗猛,成為川醬產業的一支重要力量。

    不過,黔醬方面,其第一梯隊的茅臺營收規模超1000億,其第二梯隊的習酒、國臺營收均超100億,在營收規模100億以下,其還擁有諸多的后備力量。

    相較之下,川醬的第一、第二梯隊與其黔醬差距甚遠,這也意味著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,川醬依然處在一個待培育、待成長的位置。(原標題:“濃醬雙優”戰略下,后起之秀川醬能占幾分天下?)

      關鍵詞:川酒 濃醬雙優 醬酒  來源:華夏酒報  楊孟涵
      商業信息
      毛片无码在线视频
      <li id="06kki"></li>
    • <bdo id="06kki"><center id="06kki"></center></bdo>
    • <bdo id="06kki"><center id="06kki"></center></bdo>
    • <noscript id="06kki"><center id="06kki"></center></noscript>